師爺文摘

練拳深入才懂珍惜

提籠換步

蹍步與磨步

運用

真正武術那裡去了

怎樣練工

行步與跐步

國術應走的方向

跨虎與胯護

八極拳簡介

八極劈掛合參論

練拳深入才懂珍惜

中國思想是一種體驗哲學,拳術尤其如此。就如「拳理」,聽了不見得知道;知道不一定懂;懂了也並不表示已心領神會,還要去體驗、吸收,才會有心得。可是,有些人聽到了一些拳理以後,不知靜下心來,好好潛修揣摩,卻到處宣揚賣弄,這就叫做膚淺,「半瓶罐子」。例如:「截脈術」是一門高深的學問,如果連羅盤、二十四節氣都搞不清楚的話,則別妄談了!懂了二十四節氣,才知道十二個時辰,慢慢再了解人體血液循環的道理,可說稍涉皮毛罷了,最後還要老師的指點,始能正確無誤。然而,有人得了一點粗枝大葉以後,唯恐天下不知,不懂得珍惜,反而四處宣揚,誤人誤己,令授者痛心。

珍惜有兩層意義:一是不失言;一為不失人。孔子說:「當與其言,而不與其言,失人;不當與其言,而與之言,失言。」懂得分寸,才能不失言;恰到好處,然後不失人。這種主觀的藝術,必須建立在一個前提上,那就是有了深入體會;否則,怎麼去分辨好壞,而在去留之間,做最正確的抉擇呢﹖一般年青人脾氣毛躁,「懂了就完了」,當然就「完」了。不曉得一知半解是最危險的。知識可以販賣;智慧要靠自己修養。知識只不過是空殼子,擁有智慧才有真實的生命。因此,在得了一些道理知識後,務必要一步步細心研究,深入體會,並且要懂得珍惜精義。事實上,深入才會珍惜;相反的,珍惜的人才能深入。

回到最上面

提籠換步

提籠這個「籠」字,就我所知有下面這幾個意思:大陸北方有種大烤籠,還有一種大蒸籠;由於體積巨大笨重,提籠時必須要換個式子(步子)才能提得起。其二,大廟裡都會懸掛著大宮燈;這種燈籠在年節拜拜時,神明出巡,人們便要提著它,走在隊伍前頭遊行。由於燈籠是紙糊的也有布紮的;早期點油,晚期則點臘燭;假如步伐走不穩容易燒掉;因此,提籠有專門的步子。其三,在我家裡,清朝時有功名,到過年節慶時,要把「功燈」掛出來。功燈記載著祖先留下來的官銜,所以,每逢結婚喜慶,也同樣拿出來懸掛,以示炫耀。提這種功燈也要有一定的步伐。以上幾種情況所使用的特殊步法,我們統稱為「提籠換步」。

在拳法裡,提籠換步的使用,特別講究重心的自由轉換,靈活而變化莫測。在八極拳術的步法中,可多參詳之!在應敵上,常能做快速「移位」,頃刻制敵。

回到最上面

跨虎與胯護

幾乎凡練拳的都知道「跨虎」式。不論哪一拳種(指中國武術言)都有這「式」子。也許,可能因傳授、類別之不同而動作、手法也略有不同,但其「內容」精神是一樣的。其動作式子大致是左右兩手臂向左右微斜伸展,做平衡之勢,腳一前一後,前虛後實。太極拳媕Y就有「跨虎勢」、「退步跨虎」等,其他拳種亦屢見不鮮,什麼「大跨虎」、「小跨虎」的。

「跨虎」,名稱很氣派,而你卻不會從「跨虎」兩字意義中得到什麼啟示,真「名」不符「實」。此式(跨虎)之作用是在於破腿護胯,「跨虎」兩字絕表達不出來。倒不如一身土味的老名字來得好、來得可愛。

「胯護」這老名字不是更好,更貼切嗎?!它不時的警惕著你。其義不說也明白了。真是撥開雲霧見青天,「名」符其「實」也。

回到最上面

怎樣練工

「工」和功能的意義相似,但功能並不是與「工」相等。功能是作工的能,而「工」是一種特殊的能,並不是普通的功能。例如「硬工」刀槍不入,「輕工」身如飛燕。這不是普通的方法可以鍛鍊出來的。各種運動,只能增強體力,不能練出工夫,唯有中華武術中的各種鍛鍊方法,才可以練出工夫。怎樣才算「練」呢?就好像是百鍊精鋼,或鍛或淬的經過千錘百鍊。一暴十寒,不能稱為鍊;心有旁騖,不能稱為鍊;省力怕苦,不能稱為鍊;朝三暮四,不能稱為鍊。專重肢體的活動,只能說是機械的運動;專重精神的運動,只能說是身體的修養,都不能是「鍊工」。

輕工、硬工、軟工,是以它的效能來分的;內工、外工,是以著重精神或肢體的活動來分的;動工、靜工,是以動態來分的;氣工、吞咽、吐納,是著重於呼吸的作用;神工,著重於心意之運行;內壯工、外壯工,俱屬內功,但內壯工由外入內,而外壯工則由內徹外。但無論鍊什麼工夫,第一不離氣;第二必須有精神或肢體的活動,或精神兼肢體的活動。

以鍊工的部位來說:有眼工、頭工、手工、掌工、指工、腿工;屬於全身的有金鐘罩、鐵布衫的硬工,棉花工的軟工等等。鍊手、掌、指工夫的花樣最多,以鍊工夫的道具及方法之不同,如手工有:紅砂手、黑砂手、五毒重手;掌工有鐵砂掌、毒砂掌、棉砂掌;指工有鷹爪工、虎爪工鍊抓拿,拈花工用拈,鎖指工用叩,點石工用點戳,臥虎工用點按,琵琶工用彈指,黃蜂針鍊陰勁,一指禪鍊虛空透勁等等。名目繁多,不勝列舉。

回到最上面

真正武術那裡去了?

流傳數千年的中國武術,今天正面臨存亡絕續的關頭;內憂不靖,外患益烈,世人只日見它化為糟粕,其博大精深的神髓,已罕得一見!

中國有句老話:「文能安邦,武能定國」,充份肯定了習文修武的功效。初則可以啟迪童蒙,正心修身;及其成功,小則殺賊平亂,保護鄉里,大則安邦定國,造福千萬黎民。這才是中國五千年來,所以要求文武合一教育的終極目的。然而,試問今天的武術,成了個什麼樣子啦?雖然我不能日夜憂憤,亦不願在此肆意抨擊,但我不能過於緘默。試看現在海內外流行的武術,粗、俗、鄙、淺、舞、樣板,而在充斥整個武術園地,以假亂真,魚目混珠的情況下,能不使人憂心嗎?

目前科技日益昌明,武術在農業社會裡和現代社會裡,其意義功能自是有所不同,但它仍然是修煉身心最好的途徑,能夠使一個人化弱為強,進而入道、得道。這種修煉的方法,只要是人,不管處身那個朝代、那種社會裡,都是渴望需要的。

事實上,修煉武術有成就的前輩們,都能體悟到:要想得道,從「武」的根基上,兼修「文」的功夫,是最切實而有效的道路。這就是為何古代如此重視文武兼修的道理。然而,令人惋惜的是,近數百年來,中國不但貶低而拋棄了「武」的修煉,連帶「文」的方面,也淪落為虛妄,不切實際的浮文飾詞了,這不是很可悲的嗎?明朝王陽明倡導「知行合一」,影響了當世。其傳習錄中,他一再強調「靜」的功夫,認為做學問、敦品行,要從定心做起;而「致靜」是對付心猿意馬的最佳針砭。他得力於此,所以文事、武功才能卓絕一代,流芳千古。

在武術修煉中,「定、靜」是一個最基本而又始終一貫的要求。在四書『大學』中,就開宗明義地主張:「知止而後有定,定而後能靜,靜而後能安•••」。然而,在當今一般文士,對於止、定、靜的功夫從何做起?裡頭的境界是什麼?恐怕十之八九不見得就明白。如此這般讀『大學』一書,則它是它、你是你,書中義理何嘗有半分入你腦中,引起變化?古人讀書講究「學、問、思、辨」外,還要「篤行」;這步工夫有幾個讀書人做得到?宋、明以來,玄理、八股的腐儒多如過江之鯽,恐怕就是犯了這個毛病吧!

從武術的入門修煉上看,做老師的教弟子,一開始即先練定式站樁,求的就是個止、定的工夫;在這定樁中,進一步要學生儘量放鬆,並且要鬆透,不可有一絲一毫的緊張,所求的便是個定中有「靜」的工夫。待日久功深,定靜有常,則漸漸在變化中能安;能靜能安,才談得上「功夫」二字,才能慮、才能得。因此,在行家眼堙A『大學』中「止、定、靜、安、慮、得」的工夫,絕不是一些知識的空話,而是早晚實際修煉的「功課」。

這步工夫根基有了以後,做老師的就要求學生在招式運動上、氣勁變化中,必須刻刻求安靜,這叫「動中求靜」。前頭定靜樁步中,腦子雖然無思安靜,卻是要求氣機之「動」,這叫「靜中求動」。古代導引術以意領氣,行遍身軀,也是一種修煉的法子。

以「動中求靜」而言,「八卦掌」一般人只知道「轉圈子」是練八卦掌的象徵,但轉圈子做什麼用呢?說穿了,無非是在不斷的盤旋繞轉中,仍然能夠身體放鬆﹐腦子精神安靜舒適,然後再「靜中求動」達到專一而不亂。否則,一但和敵人搏鬥,血液一下子沖上頭部,臉紅脖子粗,心臟快要跳出腔子似的;結果,敵我拳腳怎麼來怎麼去?全然無知!雙方都是亢奮,激昂地拼命對打著,沒有半分計量,勝負全靠體能,跟過去的練法、打法和戰法,一點也不相干。我們看看這十多年來的武術比賽,不就是這種亂拼一氣的場面嗎?

太極拳經中有「形如搏兔之鶻,神如捕鼠之貓」的主張。試想一想:鶻、貓這種狠辣、靈敏的動物,在窺視、捕食時,那種剎那間閃電一擊的威勢,不正是搏擊要求的標準嗎?在極動之中,仍有如雷達般的清晰、冷靜,不正是鶻、貓一擊之狠的精神狀態嗎?準此而言,當今的武術比賽,那種摟摟抱抱,胡纏亂打的樣子,實在是不堪聞問,真是連鶻、貓都不如了。不過,比起現在大陸上粉裝衣錦,戲劇化的「樣板武術」來,我們的武術還是比較健康的。但是,像大陸這種叫人作嘔的東西,國內也有人在編造、翻印、學習、提倡,而自稱之為「武藝」,自命要把武術藝術化了。這不但是嚴重的誤解武術的真諦,而且貽笑大方。

因此,武術修煉中,要求「動中求靜,靜中求動」的工夫,是不可或缺,且是交互修煉,一體而不可分的。在動中,招式的變化,沒有心意的冷靜,便沒有高度的殺傷力;沒有氣勁的運用,只有手足舞蹈,那就成了「樣板武術」或是「舞術」,花拳繡腿,不值識者一笑。在定靜中,求氣機之培煉發動,仍須在心思清靜的前提下,使其身體健全,而自然而然地產生。看時下為賺錢求名之輩,動輒提倡某某「氣功」速成,從數月、數日、到立刻即有感應,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這種人,不管是出自無知或爭利,實為中國武術的罪人。

真正的中國武術,求靜的工夫乃是孟子所說「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」的意思;和「吾善養吾浩然之氣」的道理一致。而不論是養心、煉氣,中國五千年來聖賢心傳,所傳的就是這個。談道統、論正統,捨此其誰?

這步工夫,加上拳法、義理的融合,不論是向「武」或「文」的方面發展,自然就形成一個人的氣勢、氣概或氣節了。比如:義理上,培養忠烈思想的,自然具有一種壯烈氣勢,如武聖關公即是;胸中正直不屈的,自有一股正氣,如「正氣歌」之文天祥;飄逸之氣,如好劍術的詩仙李白;豪雄之氣,如楚霸王項羽;忠義之氣,如「還我河山」的岳武穆等。這些歷史上垂名後世的英雄秀士,雖不以武道的成就揚名於世,但實際上,他們的武功文采,卻都是植根在武道的培煉上,才得以氣雄萬人,雄踞一世,在青史上留下不朽的榜樣。然而,凡夫俗子不知道這步工夫的厲害和寶貴,所以一生終是懵懂無知,和草木同生死罷了。

雖然,不必每一個習武者都有這些成就,但是,最起碼的大原則﹐大目標是不能錯的。尤其是身上負有責任的政府主管,社會團體的領導者,這些人主宰了一代風氣的轉變,在觀念上更不能有所偏差。因為你提倡什麼,社會大眾缺乏辨識能力,多半就會跟著走,蔚成潮流;這不是很嚴重、很需要慎重思考的事嗎?

中國的哲學思想,所強調「自天子以至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為本」,這可說是放諸四海皆準,顛撲不破的道理了。問題是為什麼來修身呢?近三十幾年來,提倡文化復興,民俗技藝的人,不遺餘力地大聲疾呼,動用大筆經費。前者把孔孟的大道理搬來挪去,要人這樣那樣、要仁要義、要孝要悌,卻叫人不知從何下手?不知如何循階而達?好比稚童大呼要上天摘月亮一般,徒然空言罷了,無甚益處。至於民俗技藝呢?則視其為文化遺產,在學校、社會大力擴展捏麵人、踢毽子、傀儡戲、摔泥巴。我倒不是否定這些遊戲的價值,只是說,中華文化就是這些雕蟲小技,就未免太荒唐了!難道從前岳飛、關公是靠這些培養成功的嗎?這真是天大的笑話!而這些居然是政府文化部門推行的主要內容呢!

諸君,中國文化講究天人合一,認為那是極高超的境界了。在武道修習中,這是有法可循,一點也不玄的。武術中,講人為本。人之一身分為頭部、身軀、腿足,為天地人三盤。上盤吸收天然空氣,下盤擇取地理靈氣,中盤保存人初元氣,是天地人一氣貫通的。所以人生天地之間,一呼一吸,無時不與天地連;一動一靜,無時不與天地合。一個對武術有深刻體認及造詣深厚的人,明白人和天地萬物相存的利害關係,就能夠身受其利,而不受其害;能夠吸收到天地萬物的好處,而避免它的害處。所以說,中國武術有奪天地造化,參萬物化育的工夫。古人所謂參天地、贊化物的理想,才不致淪為唱高調,而是確確實實可以循序漸進,一步步達成的。

中國所以主張「文武合一」,是理論、實踐並重的教育,只有在這個根基上才能落實。綜觀歷朝歷代,專做文章理論,而不修心養氣的,常常流於空言高論。這個現象,在今天還是存在著。因此,武道是包括儒家思想,道家精神,釋家修養。一門高深的武術,必然具備有完整的修煉方法。從站樁定式起,生理的調整,內心的修煉,血氣的培養,力勁的運化,拳法器械的應用,乃至於兵法戰略等等,才算得上通盤完全。雖然各門各派特色不同,然而其注重心意、氣勁之鍛鍊;氣勢、境界之培養,應無二致。而且唯有理論和實踐、默悟和修煉並重,這種武道的教育,才較有可能造就出一個威武不屈,貧賤不移,富貴不淫,有節操的大丈夫。我們現在要復興中華文化,要重健中華雄風,除了這個武道的教育外,恐怕是別無他途了!願有識之士共同三思復三思之。

回到最上面

國術應走的方向

近數十年來「中國功夫」在全世界已形成了一種風氣,一股潮流,由中華國術會七十五年所舉辨的『中正百年紀念杯及第五屆世界國術錦標賽』中,各色人種雲集的盛況,即可略見一斑。然而,據傳大陸上也在舉辦世界性武術比賽,以遂其統戰之目的。諸君試想,在這種對峙的狀況中,我們實不能不居安思危,檢討自己,策勵將來。

東方武術尤其是古老的中國技擊,因為它和文化融合而蘊藏了博大精深的內涵,莫說外人,即便是我們自己中國人,不得其真傳,亦恐難以體會武術的真諦。也因此,國術界近幾十年來,始終以兼容並蓄的度量,把算得上屬於國術範疇的技藝,一股腦兒地全收到旗下,彼此還算相安無事。但是,諸君想想,保守、穩定的作法,在有激烈競爭的情況下,毋寧是一種退步吧!更何況中共在北平、南京、西安、廣州等地設置了體育學院,專門培養武術人才,而在東西方國家中賣弄,作為其文化統戰的策略手段之一。幸而,自文革以來,大陸武術家凋零殆盡,使得真正武術已經沒有了,而今訓練出來的人才僅著重在動作的花俏眩目,是不值行家一瞧的,然而,我們亦不能就此而高枕無憂呀!

目前國術界包羅萬象的做法,在和諧和團結上固然殊堪稱道,自有其不可磨滅的貢獻;然而在推廣及水準的提昇上,卻產生了大大的障礙。試想,一個以跌打損傷為專長的國術館教練,讓他去教技擊,或是一個擅長丹功、氣功的去教青草治病,同樣都是人才的誤導與誤用。以國術界這麼一個大團體而言,在共同為中國武術盡力的前提目標下,應該予以分類,如此一來不僅有助於每一類水準的提昇,而且將會使得國術會及政府主管部門,在輔導、研究及執行上更為有效及便利。反過來說,大不了統統擠在國術的旗幟下,涇渭不分,不僅我們國人無法認識國術的真貌,國外人士更是一團迷糊,而且也無法個別地研究發展。終其結果,必是大家一起和稀泥,國術日趨沒落而為世人所嗤笑罷了。

鑑於此一迫切的利害關係,個人認為由於每一類自身性質不同,內涵不同,實有必要在統一的國術會下,劃分成立各類部門,然後集同性質、同內涵的人才,於各部門相互切磋磨練,如此,方有希望在一片慵懶散亂中,把國術振興起來,進而發揚光大。管見如此,我以為在當今紛紛芸芸的國術界,可略分為下述六類,而每一類中其造詣深淺自然不一,其重點是在如何分辨,如何管理之而已:

一、丹氣類:

社會上目前正流行某某丹功、某某氣功等教人練丹、練氣的風氣,它的產生背景不消細說,諸君也知道是為著那些自覺機能或氣機有障礙者而設的,由於它標榜簡單、易學、效果快,因此這一類學習的人口比較多。

其實,養氣、練丹本就是一件事,儒道釋三家都有這門功課。孟子常講「氣以直養而無害」,「吾善養吾浩然之氣」;釋家靜觀坐禪,調息觀照工夫中也含攝有此;而力主性命雙修的道家玄門之士更是不用講了,其調龍虎、合乾坤,無非是練個元氣金丹而已。而人之一身,其動作活潑,離不開呼吸氣血以及腦子心意的觀測指揮,凡人不明其理只能任其變化。

三教則主張從一動一靜、一呼一吸中,尋其本源而加以修煉。在武術技擊方面來講,氣煉丹田尤其是一門徹頭徹尾的修煉工夫,不可須臾離也。因此,在武術上,內練一口氣,外練筋骨皮,更藉排打、調息工夫便內外合而為一,可養可用。在三教方面則加上心性修養工夫,濟世渡人的學問,可以說是把一呼一吸的技巧擴充到極高明博厚的境界。不過,上述之三教,乃至融合三教的武道,其主要的作用在於使人回返自然的本質。當今社會流行的未必就是這些大道理吧!

人莫不有呼吸,凡人呼吸以維持生命,而一位深於技擊的武術家,於一呼一吸間即可立判生死,其間相距卻不能以道理計。目前流行的丹功、氣功和三教相較之下,亦是相去甚遠。據我所見,習此類功夫者大半是身體某些系統有毛病、阻塞或是機能衰弱,這些人、平常就好逸惡勞,又缺乏運動的調養,在他們心中只盼望有簡單而具神效的健身法,為迎合這種心理所能教的東西,只是些下層的簡單呼吸動作,或是持續性的肢體關節活動,而要求其在空氣新鮮,林木繁茂之地習練,不過是兼收自然的滋養功效而已。這種教導方法,雖有活動氣血身軀的作用,然而人身之呼吸氣血,除了要活潑暢旺外,更須平和怡靜,以免暴脹驟促之危。而心存速效的心理,易使氣血浮促,一身肌肉關節易緊張,由此而練呼吸,恐怕尚未收其效而弊病早已暗存了,肢體上局部而機械性的運動,不得充份的氣血培養有如空鍋火煮,所造成的運動傷害更是不可不注意的流弊。

二、青草類:

這一類最為明顯,也最易區分,其人數亦為最多,以可從武術類中分離而出,蓋其在謀生的需求下,與一般國術館治理跌打損傷的工作,都是遠超出對武術的修煉了。這些並不是壞事,至少在地方鄉里的醫療上,治損傷的青草店、國術館多少也有些貢獻。進而言之,跌打損傷、接骨治病的醫技,和針灸學一樣,同是中國醫學中一套有理論、有系統的學問,惜因無人研究,遂日漸式微。試看擅長接骨之類的高明技師,其運用這門醫技的效果,比諸西醫使用夾板鋼架者實有過之而無不及,其妙尤在近於天生而無駢生畸變之後遺症也。

現在,針炙日漸受到世界尖端醫學的重視並採用,而跌打損傷、青草藥等中國傳統醫技,也應及早做文化財產的保存工作,更進一步以現代醫學的眼光來分析研究,相信必能在這方面大放異彩、造福人群。

三、美技類:

武術走上花俏,稱之為花拳繡腿這一類的技巧,是有姿之美,而無勢之力。雖然如春花夏葉,終究缺乏秋冬肅殺之威。因此除能供賞心悅目外,並兼收活動身體之功,作若論及攻擊自衛,則顯然有力不從心之現象。故此類技術可在民族舞蹈上求發展,若配以國樂節奏,更能表現我民族精神。或以現代舞蹈方式如「雲門舞集」,創造出另一種風格舞姿,更能發揮我民族藝術,獨樹一幟,豈不是更令人刮目相看。蓋因,虎若無牙,鷹若無爪,只可供人清玩之用,所以武術若著重花邊招式,而無氣勁殺傷力,那就滑極而流,變成另一種手舞足蹈的藝術了。在這次比賽表演中,就有著名的現代舞蹈家前來獵取優美鏡頭,以供其工作上使用,而美技這一類武術,在目前及將來,正有和舞蹈藝術暗相重合之趨勢,如當今的工夫舞、扇子舞、傘舞、劍舞等,正是此類中較具代表性的表現。

四、特技類:

民俗技藝是我們寶貴的文化財產,尤其叫人懷念的是它代表著一個時代地方風俗的特殊價值,自然是值得保存的。民初在北平天橋、天津三不管、濟南大觀園等地區,耍把式、跑江湖,賺錢吃飯的甚多,他們幾乎都有一手絕活兒,耍罈子、摔角、玩飛叉、飛刀、千斤擔、變戲法、•••等等,不一而足,旁人看了自是為它好看,難能而為他們喝采、打賞。在台灣,每逢節慶,地方上廟宇神壇常有宋江陣、踩高蹺、舞龍、舞獅之類的陣容,而有些江湖戲團也常有喉頂鐵條、睡釘床、砸石塊等等表演,凡此種種,似可歸入民俗性的特技方面,若能會同文建會或其他主管部門,給予適當的輔導,俾使其不致湮沒失傳,於民俗之保存更是一大建樹,另一方面,在某些場合上,這些特技也很能達到表演效果,做到民俗才藝交流的目的。

但在整體的衡量上,特技類以其博君一笑而換取生活所需的早期目的下,訓練常易流於皮毛外相,而缺乏文化精神的培養功夫,所以不易登大雅之堂而迴異俗流,因此,在其內涵哲理尚未獲得補充前,似不足以擴大為一種青少年學生的教育內容。

五、養生、健身類:

昔日有位拳術名家楊某,建威帝京,在教旗人貴族習練時,僅以軟法教之,而無發勁傷人之剛法,人問其故,他含蓄地笑說:「旗人驕貴不耐勞苦,且旗人非我族類,君豈不知乎?」問者悚然而退,並經口傳,雖或未必全然可信,但在國內某些拳術中,實際上是只傳有軟法而無剛法,蓋柔中無剛則軟下去也。由於它們具有活動氣血、健身利生的功效,對不堪劇烈艱苦的武術修練者而言,實乃一大福音。

尤有進者,現代人生活忙碌、緊張、精神焦慮,神經耗弱已成為愈來愈普遍之文明病,而健身利生類的拳術,以其柔軟放鬆的特性,恰可使患有文明病的人獲得良好的鬆弛和休息的效果,正乃一大美事也。因此,領導及習練這類性質拳術的人,似不妨和中西醫學界合作研究,汲取醫理上之相關精華,從而發展出一門有系統、有方法,且可印証的中國獨有之學術,其對於世界文明人群之貢獻,將更千百倍於目前,亦豈不勝於切切饒舌、本自先天缺乏的技擊功夫哉?諸君何妨三思之!

六、技擊武道類:

自古修習大術之士,莫不以技擊為其發源,在嚴格而有次序的修煉中,砥礪身心。外而打磨筋骨皮肉,內而練一口丹田元氣,此乃其之根本也,亦是技擊之功能也。能此者,以其超越凡俗之氣勁武技,可在哼哈之間斃敵性命於瞬間,然此亦大不易,非有名師之心傳及習者之默悟苦修,不更有成也。諸君試觀歷次各種國術比賽之摟摟抱抱、胡打亂纏一氣的場面,便可知吾言不虛,蓋人命由天授。故非有德之士絕不能導用其技,以伸張人道正義而不濫殺無辜,是以歷代名家每多有祕技自珍之譏,其實非也。為師者不顧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然欲求佳徒以述繼其事者,亦大不易也。試觀近代技擊、道德巍然有成之名家,如王正誼、霍元甲、楊、郭之流,其機之者果有之乎?又果能將其一身技業傳承而光大之乎?

武術修煉,下焉者僅止於外相皮毛,專事筋骨肉的鍛煉,再加上一些呼吸氣血功夫,然此己能小異一般、稱雄一時一地了。而真正得到真傳的武術家,以更上一層,著重於心性的培養修練,以求能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,達到心志專、純、靜、定的境界。因為,人之精氣神雖為一身活潑、靈敏之根本,然性若不定,心若不平,則精氣神皆不可能依次煉化而到高起合一、三花聚鼎之境地,是以武術和三教所求之目標大略相彷彿,皆直指煉心即煉己,心明性定而後方能超凡脫俗,不為一身筋骨血氣所束縛,徒為一勇之夫而已。是故,大術修煉乃是有形之筋骨皮肉、無形之心性、精氣神,二者交互培養,相輔相成,在致用上,若參與兵法戰略、攻守進退的道理,小則可以個人禦侮行道,大則可用於戰陣攻取上,走上大將之途。

因此,中國的武學,實在是一門修道而有系統、有層次的學問,在修煉身心上,比起儒釋道三教更有步驟、章法,可循階而升,而事實上,三教中人亦每多技擊鉅子,足見古人文武二者是不偏廢的。不論其在心性思想上,是著重於或儒或道或釋,其調息養氣,明心定性的修習功夫,卻是大同小異也。雖說技近於道,然能否由技擊而武術、而武學、而武道一貫而入,能否登堂入室,積健為雄,出神入化而得此道之三昧,端看一同修煉者的師傳,敏悟、機緣、環境等等先後之條件是否配合,來決定其成就之高低,此道雖難,然有志於此之後學才俊,不可不以此自勵自勉!

在將以上這六種大致歸類後,我們當前面臨了一個決定性問題──我們的國術應走那個方向。世界各國固然已形成一股「功夫熱」,然而能左右這股熱潮的,實繫於我國、大陸及後起之秀的日本。日本以其專注狂熱的民族性和高科技傳播,近十餘年來,在海峽兩岸大肆吸收中國武術,鉅細兼收,雖尚未深入其中,然其搜羅之廣已足令有識之士為之訝異,諸君試想,柔道、空手道、劍道以及茶、棋、書諸道,本諸我國而今興於彼邦之歷史演變。當知此一考慮並非杞人之憂。而大陸現已全力發展其「樣板武術」,雖曰樣板,然其集上述六類中之特技、美技、健身、丹氣功夫等各類特長,並加以專業化訓練,雖無技擊功夫,然其花俏好看,搭配套路純熟和一些難度較高的動作,在表演效果上唬唬外行人或西方人士實己綽綽有餘了,因為這些表演以西洋的運動而言是絕對難以辦到的,自然容易使他們信服中國武術就是這副德性。

因此,當我們面對日本、大陸的這種蓬勃發展趨勢,若仍是固步自封,無乃自取滅亡,要緊的是我們應該往那個方同走,才能打開一個新局面呢?是六類中的那一類?是青草嗎?還是丹氣、特技呢?亦或是美技、健身之類?諸君,我們若冷靜下來想一想的話,當可比較出,以目前國內的師資人才,要想和人較一日之長短,恐怕非得弄出一套辦法來,好好地下功夫才行。但只有技擊武道,是大陸的樣板、日本的武士道所不能不瞠乎其後而望塵莫及的。而這一類正統武術,也才真正是中華文化一脈相傳的道統,一貫之修身明心的功夫。可用來啟蒙訓學、為人處世,進而安邦定國,乃至恬淡終老,是一輩子也學不完的學問。雖講武學,其實文學已在其中,孔子所強調的「志於道,據於德,依於仁,游於藝」的道理,也就是這個意思。

做為一個中國傳統武術的薪傳者,七十餘年歲月於茲,從民初看到現在,我實不能不慨歎中國武術的轉變,此固然半由社會文明變遷所造成,卻未曾不是推廣目標之偏差所致,別人所珍貴而蒐集且發揚不遺餘力的,我們卻棄之如敝屣,甚而在井中觀天,陶醉在僅存的一點舊有文化遺產中,殊不知世界已變化萬端,難道非要等到來日敗勢已成定局,才來後侮今日不全力挽回當前劣勢的因循、拖延嗎?區區衷誠,實深望諸君明察而諒解之,是所甚幸!

回到最上面

運用

「運用」一詞,雖然「耳熟」,卻不見得「能詳」。常人將運用定義為「處理一切事務之策略和手段」,很少有人真正探討運用之原理原則,以及分析在運用過程中,可能碰到問題的解決方式。把運用當作是一個籠統的概念,則在工作上,往往不能掌握到其分寸的巧妙。

運乃圓,在於能通盤考量局勢;圓則化,始能因勢利導,化阻力為助力;然後對劇烈變動的各種情況,做統整的佈署,並且佔在主導的地位,用「○」這個簡單的符號來表示。用取直,直即直截了當,快速而沒有遲疑或延宕,否則喪失先機;直則不偏不倚,直指核心、直中標的;如探囊取物,手到擒來,以「→」來表示。合運用二字為一詞。運為根本,蓄而待發;用即時機成熟,無處不可為,以符號表示如右:「○ →•」。

其次,謹就上圖所象徵之意義,做簡要的說明:沒有中心點是無法成圓的;或是立不定中心點,必然凹凸缺陷,其圓不能渾然天成。那麼,在轉運成圓的過程中,其中心點是什麼呢﹖那就是「靜」。唯有內心澄靜,意念專一,才能縱觀寰宇,悠然自得。所謂「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」,便是這個道理。圓之大小,取決於半徑之長短。事實上,「其大無外,其小無內」,端視其對象範圍而定。在考量事之輕重緩急,距離之遠近和彼此之消長後,才能做出最恰當之運轉。或順或逆,因時制宜。圓是由無數多點所構成,而每一點皆有一條切線與之相應。由圓轉動成直線射出,在外觀上則是「用」的表現,並且「放之則瀰六合」。可知運用之內涵是動靜相輔相成的。

從拳理來看:運的原理原則是「鬆、柔、勻、活」。鬆則凝;柔乃順;勻如行雲流水,連綿不斷;活能變化,起死回生。用的原理原則是「緊、剛、快、硬」。緊即放;剛為強;快似雷霆閃電,一觸即發;硬如鋼鑽,無堅不摧。在與人交手時,聽、黏、化都是運的過程,而發勁則是用,必能如摧枯然。無運而用是莽撞盲動,猶如慌亂中的野獸,手打腳踢,全無章法。有運而無用是瞎轉,徒然錯失良機,浪費體力罷了!不能產生任何效果。

常言:「運籌帷幄,用兵如神」。在人事行政上,運是指一切計畫、組織、溝通、協調的歷程。計畫須周詳,組織應嚴密,溝通講求和諧,協調後才能目標一致,全力以赴。而用是執行和考核,這是一種積極而有魄力的作為,並且有貫徹到底的決心。運與用雖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動作,卻又必須完整一貫。圓心定而是「精」;圓運成「氣」,直線用而為「神」。綜合而言,運用即是精氣神的總體表現。

回到最上面

行步跐步

「行步」。一說「行步」大家很懂,都很明白,而且很會練,練時真是有如行走時的瀟灑,「名」不虛「傳」的「行」。行路嘛!

我想:不知道什麼時候什麼人在練這種「步」法時,被「外」人看了,如行路樣而稱之為「行步」;或許把這種「步」練成這個樣子,被人稱為「行步」(因練時練成像行走樣);因已練成這樣,只好將原名改稱「行步」。不論怎樣練也好、怎樣叫也好,都成!但,真正的「?」步,卻被遺忘了。究竟是「?」步呢?!該怎麼個叫法?!

筆者願將知道的說出來,也希望同好們和大眾們瞭解其原來該是「?」步。當然,隨君之所習,愛怎叫就怎叫。筆者旨在「存真」。

記得:在家鄉練拳時,有叫「跐」步者,其動作一如現在的人練「行步」的樣子差不了多少。就是以腳的前掌用勁往地上著力一蹈一蹈後提,而身子向前走(就像貓類動物的後腿蹈土的模樣)。如今練這種步的人都變成行走了,缺少了一個「蹈勁」是也,難怪會被稱為「行步」啦!若諸君有興趣,不妨查閱辭典,則可究其實了。

康熙辭典:跐者,履也、躡也、若躇步、蹈也、蹋也、形貌也。

回到最上面

「搋」。對一般練拳的人來說是相當陌生的。往往用「揣」字代替了它。其實「揣」字在武術上根本沒有意義。我們來看看:

「揣」上聲。辭淵:猜想、揣度。康熙:量也。度高曰揣。量度也。

「踹」入聲。以足跟用力著地。

「搋」陰平。辭淵:壓成柔和,如搋麵。放在懷裡(搋在懷)。康熙:以拳觸人曰搋,亦曰擊。

從以上三個讀音的字堙A只有「踹」、「搋」可用於拳術中。以腳擊人曰踹,以拳擊人曰搋。且搋是一種拳勁。

拳有豎、仰(陽拳)、俯(陰拳)拳。在八極拳中,要發拳打出「搋」勁,只有用「俯拳」微向斜下方打出(一如搋麵時之勁),同時亦謂「吐」。此為八極拳之特點,也只有在八極拳中還保有這種拳「法」,同時若打豎拳,其勁為「捅」;若打仰拳,其勁必為「衝」。其實,凡出「俯」、「豎」、「仰」之拳,就應該有搋、捅、衝之勁,才合乎拳理。

回到最上面

蹍步與磨步

「蹍步」、「磨步」這兩種步法,在中國武術中,其意義甚為重要。可是,卻從未聽人談起,書籍也缺少記載,更甭談練了。

「蹍步」和「磨步」之「勁」,有相似之處;動作則略有不同。「蹍步」則「蹍勁」(亦有寫輾),「磨步」則稱「磨勁」。前者動作輻度小,作用在單腳;後者動作輻度大,作用在雙腳。有「蹍步」才有「蹍勁」,有「磨步」才有「磨勁」,這是相關的。

「蹍步」者,即以腳往前踏在地面上時,腳掌靠腰身之力同時在地面上一「蹍」謂之。

「蹍勁」者,即腳掌靠腰身之力與地面「蹍」動時產生之磨擦力,這些力的總和謂之。

「磨步」即雙腳在地面上同時以腰身之力向左、右任一方磨轉。

「磨勁」即動作力之總和謂之。

說來簡單,練時則難,而欲發其「勁」更難。目前據所知道的拳種堙A只有在「八極拳」堜|能見得到。這並不是說只有「八極拳」才有,其實各拳種堙A都應該會有過。只可惜未能保留下來。

回到最上面

八極拳簡介

八極拳重實效,樸實無華,著重發展雙腿、雙足的基本功力,拳勢雄渾厚重,淳實博大;八極拳運動時,以脊為軸,沉穩深植,穩紮穩打,長於衝撞,攻勢兇猛,處處主動。習此拳術以體重較優者為基本條件。

八極拳名稱由來:

一:北方稱武術曰「把式」、亦作「八式」。學武之人便叫『練八(把)式的』。是故命名為「八極」,即是勉勵門中弟子努力用功,將本門「八式」(武術)練至極點之意。

二:因八極門訓練,講求「頭、肩、肘、手、尾、胯、膝、足」八字,亦即提醒學習者時時提高警惕,要求將此八個部位專精熟練,達到「極」點之意。

三:本門所練之勁,曰「十字勁」,亦即是向四面「八」方,盡量向外撐、向外發,期其達於「極」度,則又與八方極遠之意不謀而合。

八極拳之特點:

一是訓練有程序;它以「小八極」奠其基、「大八極」肆其術,而以「六大開」極其藝。二是發勁有方法。三是實用為目的。四是跺子(殿步)為基礎。五是簡單而易學。六是變化而愈出。七是招式最捷近。八是技巧最完整。

八極拳之套路:

小八極︰又稱「小八極拳」、「八極架」,亦有稱之曰「老八極」及「死八極」的。這是入門的第一套拳法,極為重要。講究要練得沉墜、撐張、穩重、勻稱,以奠其基礎。

大八極︰又稱「大八極拳」、「八極拳」。外傳以後,又有稱為「新八極」與「活八極」的。它是第二套拳法,拳勢便捷、發動猛脆、手法細膩、腳步靈活,除了加強鍛練小八極中已有的意義而外,更作進一步的訓練。

六大開︰除真正本門嫡傳弟子而外,無外傳者。但這是本門繼「小八極」、「大八極」後,極肆其技的緊要功夫,所以特別列出它的拳譜供以參考:第一路•貼山靠。第二路•弸。第三路•猛虎硬爬山。第四路•塌掌。第五路•挑打頂肘。第六路•虎撲。

八極拳之勁道:

八極拳勁的訓練,大抵先習「沉墜勁」,再練「十字勁」,而終至「纏絲勁」。所謂沉墜勁,不僅練腿腳,乃是要將四肢百骸每一部位,皆練得一運勁時,便有沉垂、下墜、穩固,而屹立如門山之勢。所謂「十字勁」,簡單來說,就是將上、下、左、右四方,作如同十字形撐展的勁;就是要將沉墜勁中所凝聚的勁力,再向四面八方抽引弸張之意。所謂纏絲勁,就是要將十字勁轉繞迴旋、滾鑽撐裹而出之勁道,靈活、敏銳,可以隨時而出、應感而發。

八極拳的功法:

八極功法之表現於手足部位,也是最基本的;為「熊步」與「通臂」。其中熊步「熊形」為八極門之所獨有,關係到勁道的訓練,亦關係到應用的步法。至於通臂「虎形」,則是上肢的訓練,以拔出肩臂之勁為目的;它的效用,是打通脊背,以暢功勁,而它的訓練動作,在外觀上,乃是將左右二臂,向前捅打,所以也常書作「捅臂」。

八極氣功,以「啍」、「哈」二氣為基本,但在作啍、哈二氣的訓練之前,又必須經過氣沉丹田(蓄氣、納氣)與氣運週身(引氣、行氣)的兩步基礎功夫。等初步功成之後,再依身體之不同的部位,作不同使用之時機,而分出鼻的啍與出口的哈兩大類,來配合動作發勁致用。

八極功法中,必須以器械佐助的;為「貼山靠」與「打沙袋」。貼山靠初習時,是平「貼」在牆面用功擠「靠」的,至於打沙袋,八極門中沙袋之鍛練方法極夥,不易企及。

八極拳之用:

八極拳應用對敵之基本姿勢;一曰「三尖對」、一曰「蝟縮式」。所謂三尖對,就是鼻尖、手尖、足尖要對準在一直線上,將自己安藏於此安穩的護衛之中。所謂蝟縮式,乃是應敵之時,蜷曲了身子,求低、求小的一種方法,如同刺蝟似的一縮身,就豎起了全身的箭毫,以戒備應戰的式子。式子愈低、愈小,則可能招致攻擊的面積亦愈小,尤其是得有機會發動攻擊時,可立即發動,不必先做內收之準備動作,最是快捷、方便。

八極應敵,下用「綑鎖步」、上用「封纏手」。綑步是從外門側進,以足綑堵敵勢,使不得展;鎖步是從中門直進,以足鎖扣敵勢,使不能發。至於封手,多用在主攻時,封住敵人出手之門;而纏手,則多在敵人攻來時,以此纏住敵手,化解攻勢。八極應敵,在精神、意念上,須講究「狠、穩、準」,「奸、滑、急」。在最高境地的「捨身打法」尤不易學。

總括八極拳應敵之功法特質為「冷」、「彈」、「快」、「硬」。要隨時保持冷靜慎密的心思;要培養出一觸即發的崩彈勁道;要在第一時間快速出招;要以堅硬純剛之勁貫入敵身。

回到最上面

八極劈掛合參論

八極之勁緊;劈掛之勁暢。八極之勢猛;劈掛之勢悠。

八極之功架弸撐;劈掛之功架舒坦。八極一動,以脊做軸;劈掛一舉,本腰為根。

八極之功,以深沈為成就;劈掛之功,以暢達為有得。

八極所以濟劈掛之開敞;劈掛所以輔八極之倉促。

八極最利埋身短戰;劈掛尤可遐舉遙擊。

八極之拳,如銅鎚鐵槓,勇不可當;劈掛之掌,似薄刃輕刀,矯捷難禦。

八極似八角大鎚,最利於衝鋒陷陣;劈掛似甩頭一子,常用以突襲偷擊。

八極攻中參劈掛,則可以遠近無遺,令人無從招架;

劈掛守來融八極,它又能長短肆應,敵手無由得隙。

八極獨練,易令人勁悶,故以劈掛發之;劈掛單操,每使人勁散,則取八極凝之。

八極之開聲,在鼓盪丹田;劈掛之拍打,在錘煉內膜。

八極之丹田勁成,可以助我傷人;劈掛之拍打功到,可以免我受傷。

練八極每覺腿苦於手;習劈掛又感手苦於腿。

八極如虎之離山、如熊之闖林;劈掛似鷹之博翼、似蛇之掉尾。

八極似顏真卿書法,渾圓博大,質實醇厚;劈掛如趙孟頫真蹟,風流條暢,連翩多姿。

八極如菊部黑頭,最貴是黃鐘大呂之音;劈掛如劇中老末,上者多清發激越之致。

練八極之神態,厚重多於輕靈;習劈掛之意味,便捷多於呆滯。

八極厚重,又不可流於笨拙;劈掛便捷,尤最忌輕豔。

八極如虎之威猛;劈掛似鷹之峻切。

八極多直進之法;劈掛擅迂迴之計。

八極要打得步步如木樁深植;劈掛要打得手手賽蛺蝶翻飛。

八極是剛中有柔;劈掛是柔裡調剛。

八極之功成,當有虎背熊腰之態;劈掛之功到,每具猿臂蛇腰之致。

八極如盛夏酷暑,威厲攝人;劈掛若祁寒嚴冬,凌凜慄心。

八極一攻,其勢如山崩地動;劈掛一舉,其態若暴雨飆風。

八極謂拳即是掌;劈掛則用掌如拳。

八極之步,每先鎖而後綑;劈掛之趨,多先綑而再鎖。

八極每取主動;劈掛擅應人攻。

八極乃熊步虎爪,定如熊而動如虎;劈掛則鷹翅蛇腰,擊如鷹而轉如蛇。

八極之含怒未發,則坐腰緊背,含胸屈肘,如弦之引滿,如弓之開足,沛然一放,人莫能禦;

劈掛之蓄勁在我,則開胸舒臂,靈腰鬆肩,如剪之張股,如齦之啟牙,突如其闔,人焉所當。

八極一拳發足,猶未摧人,則搖肩摧步,另以他拳牽摯殘之;

劈掛一掌劈盡,尚不仆敵,則彈背欺身,逕以此掌反振摧之。

八極之質實,所以保奠其功;劈掛之流通,所以極肆其藝。

八極無劈掛,或難極盡其毫顛之妙;劈掛非八極,尤恐不保其源本之基。

八極之傳世,已漸歎離本逐末;劈掛因拘守,更可傷將假作真。

八極之倡揚,首必須糾迪差訛,徐導之而入正路;

劈掛之流傳,尤有待真人實授,及初始而奠純功。

綜謂:猛如虎、狠如鷹、滑如油、冷如冰。

故諺美之曰:八極參劈掛,神鬼都害怕;劈掛參八極,英雄歎莫及。

回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