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師說拳

回首頁

以下刊錄的文字,是我在師爺門下習武期間,親身接受師爺教誨,隨即做的筆記。當然,在師爺說話的當時,往往同時會有其他的師兄弟們一起聆聽。因此,這些珍貴的資料我不敢專美,甚至可說是所有同好們都應該共享的。如果這些文字或多或少對有緣人產生啟發,也就是我的初衷了。

如是我問 理論篇 生活篇 章句摘錄 師爺墨寶

【如是我問】

我問:我們為什麼要習武?

師爺說:練拳不外乎正心、修身。人在世上不過數十寒暑,走這一遭究竟要留下什麼?能留下什麼?這唯有靠清明的智慧和健康的身體,而我們既然生在世間,就該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把我們的價值發揮出來,在世上有所用才是。那些入山修道的隱士並不可取,對這世間來說如同一個死人。我們該做一個入世的人,認清自己的角色和份量,才能做最適當的調整。

我問:練拳之中雖保持思緒清明、精神放鬆,可使體能旺盛,但時間拖長,仍不免感到勞累。練拳要發,但如何養?

師爺說:理論上人的精力是用不完的,身體會累、會酸,還是有不對的地方,或者練法未臻確切,或者心思仍有雜念,雖然心想放鬆,其實並未鬆透。比方說沉肩,其目的是要拔背,使脊關節放開,這才是養;一提勁,胸口挺起,脊背關節合起,便可發勁,這是用;然而這般提勁是緊的,是精力的消耗。練拳就是要在這鬆緊之間調適,達到休養的目的。人真正休息的時間,就是在晚上睡眠的時候,此時大地萬物都在休息,這也就是自然之道。在這完全的休息時段之外,以練拳的人來說,精神應格外旺盛,甚至睡眠時間也自然會比常人要少。再說到開合的時機,當練拳時,因隨時會發勁,筋脈保持動的狀態,不必刻意想在練拳之中讓脊骨鬆開,只有在真正休息時,保持含胸沉肩,頭頂顎收,尾閭端正,使脊骨拉直,才能保持氣血的通暢,達到完全的鬆透,才有「養」的效果。練十分,要養十二分回來。

我問:我們應以什麼態度追求武術?

師爺說:曾經有一位朋友問我的學生,練一套拳要多久能練好?當時被問的人答不出來,旁人也答不出來。這問話的人和被問的人,對練拳的認識都不夠透徹。任何一門技藝的鑽研,都是無止境的。如果練拳時一口氣把一趟拳打完便算了事,那就真是完了。再比方說同樣是練書法,中國字大家都會寫,為什麼有些人的字掛得出來、有人寫的字就不能掛?這是功力的差別。好的字畫,每一筆都有它的韻味和內涵,值得內行人鑑賞。就怕一個人學了點東西,就自認為比別人行,而自滿自傲,這樣就不會有進步。現在的年輕人大都有自滿的習性,缺乏痛下苦功的毅力,自滿則無法虛心再接受新的東西,自然阻礙了進步。但自滿和自信心又完全不同,自信心是有中心思想所產生,自滿則最欠缺中心思想。思想有中心主題,則有「忠」、有「誠」。有誠心則能專注於一事,深入鑽研,當然就有所得了。在鑽研過程中,必得有所變化才會進步,變化之端在於懷疑,凡是抱有懷疑的態度,方會促使自己尋求解決之道,多方涉獵,充實自我,使自己的見識觀點,更為廣泛而鞏固。以練拳者而言,除了拳術的研習外,許多中國的古籍都應該是吾輩必讀的書目,如四書、三傳等,都能在武學哲理、處世應對中得到許多印證。

我問:吾輩在武壇浸染武術多年,體會到國術在養生、強身方面的益處,雖有心推廣,但習武是件辛苦的活動,而當今年輕輩多有好逸惡勞之性,如何方能有效的推廣國術?

師爺說:我們年輕一輩習武者,身處於黃金時代,能夠承接師爺老一輩的拳術精華,又有高度科技的背景,應當將國術以更科學的方法,整理出一套有效的途徑,俾使後輩摘其精要,才能讓好的國術延續下去。

我問:要化敵人來擊,可否將自己身形內收成碗狀,使敵勁消失?

師爺說:碗是一個半圓,這與拳理中所要求的整圓不合,不如用皮球來比喻。當有力量打向一個皮球,若對準中心,它會反彈;若偏離中心,力量自會化開。我們要讓身體各部位都成為整圓,才能化開打來的勁道。要知道任何一個圓都有圓心,攻擊敵人就要打他的圓心所在;自己防禦,則要把自己的圓心偏離敵人攻擊的路徑。

我問:八極的纏絲勁是在什麼情況發出的?

師爺說:纏絲之名是旁人給的名稱。八極中有纏勁,練功有氣與力之分,氣即是氣血和五臟六腑,力即是筋骨皮肉。我們發力其實均是由骨頭發出,經由筋的擰動而傳至皮肉。練筋骨又稱為內壯,練皮肉為外壯,完整的練功當是內外兼習。而目前武壇較著重內壯的鍛鍊,而外壯之功夫,也是因時下社會型態之需求不如以前迫切,故少有人願意下苦功練拍擊捶打。其實內壯功法,亦應多練抓丟擠靠,才能更收實效。

我問:吾輩年輕氣盛,遇事較容易形於言表而得罪於人,如何做到凡事一笑置之?

師爺說:要懂得節制,盡量做到控制情緒,就可減少摩擦的可能。若要達到「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踰矩」的境界,非數十年的修養不能辦到。

回前端

【理論篇】

無論練拳或學習其他事物,我們都缺乏一樣東西:『揣摩』。凡事用心體會,才能得到東西,大多人只求「知道了」、「會了」,卻不加追究其源,則無法獲得前人寶貴的經驗及精華所在。

姿態之「姿」從女,意乃取其柔美之態。拳的姿態亦當以柔美端莊為要。故從正確的姿態可培養一個人的儀態姿勢。

習武者有「摔打擒拿」之法,四類中摔最容易練成,拿最難。摔是使敵仆跌;打是使敵身受創;擒是制住敵身,使黏於我而不可脫;拿是取敵身之任一部位而下,必練到十指如鉗,使敵之四肢身體,一旦受制,則可將之卸下,方致其效。

練拳所練的皮、肉、筋、骨;功夫下的深,皮會變得光滑紅潤、肌肉會結實、筋會更有韌性(耐力)、骨會更堅硬。為人處事亦不外乎此;經過相當歷鍊後,外在會更圓潤、身心更健全、個性更有耐力、而意志力則更堅定。此外,練拳者心要正、氣要平、血要清,這何嘗不是作人處事該用心處呢!另外,這「筋」又最為重要,它的內涵包括精、勁、靜;筋在體內聯繫骨骼,形體上藏而不露,其功能至要卻不可見,而所衍生的各內涵,亦是人生隱而不見的要素,值得三思、值得深慮。

修習武學的人,同時對書畫、中醫、相學、風水、四書等都應有一定程度的暸解。握劍、槍等兵器的手法,就與握筆法相通。練拳的人絕離不開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和經脈;在對敵時,從對手的眼神和面相,就可觀察出其心態和身體狀況;懂得風水地理,才知道如何佔取上風,立於不敗之地;再就對四書中的道理暸解,以修養個人品德,然後再研究兵法、戰略。

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與五官的關係;舌為心、眼為肝、唇為脾、鼻為肺、耳為腎。五指亦有與五官的關連:中指為心、食指為肝、拇指為脾、無名指為肺、小指為腎。若一個人動氣要罵人的話,多會以食指擺勢,以眼瞪人,這就是動肝火;會口出粗語,這就是動了心;因動氣,呼吸必然急促,自然肺的負荷也增加;此時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都可能有所比劃。

人的身體可分出陰陽兩面:背部朝外為陽,胸部內蓄為陰。雙手伸出,由肩、肘到手背的面為陽,反之為陰。在這陰陽相會的兩條線,為「陰陽兩不接」,此部位最脆弱,攻擊時落在此處最易受創。八極拳的弱點就是陰陽分明,雖然攻勢猛烈,但亦有明顯的陰陽不接處易遭攻擊。故練八極者須配合劈掛,加入身體擰轉的動作,使全身成為一體,陰陽相濟,才有「八極參劈掛,神鬼都害怕」之說。

體會動作中的「澀」。在緩慢的動作中是一股內勁,而非僵滯。可在太極、八卦、八極中體會,甚至將快的動作放慢練去體會。

練拳的人要懂得氣蓄脊、沉於丹田,這叫吞;發勁則由丹田出,從脊發,這叫吐。練拳時可由意念導氣下沉,或由靜中自然氣沉。所謂的「心浮氣燥」就是心不靜,所以氣就浮。

力與氣─習武者練力便是練筋骨,練氣便是練五臟。五臟調和了,反應至外便是顯於皮肉;筋骨如衣架、皮肉如衣服。強化筋骨以拍、打、靠、架習之,調和五臟以呼吸導氣修之。初時自是筋骨為筋骨,五臟為五臟,修習深後,則有如塞滿沙粒之沙袋般飽滿堅實。練拳激烈,固然呼吸急促,但在一呼一吸間,仍應保持氣息之「勻」,這就在於精神、意識是否為鬆、為靜!無論行住坐臥,都經常保持順其生理之自然輕鬆,呼吸亦細長均勻,身體即不易疲倦,則心火下降、腎水上升,互為調和,五臟即在其位、得其養。人體之胸腔以上為天,小腹以下為地,其間者為人;必使天保持清明空曠,地紮實穩固,而人之雲氣水霧互為調和,則大地春回,萬物滋焉。

八極拳之發勁以十字為功架,由脊向外擴張,故發勁時尾要收、頭要頂,使脊拉直,勁力方可由脊椎完整發出。至於手勢位置不必刻意強調留意,任其自然,路徑自不會偏離渙散。

練功者有句俗話「躺著練不如坐著練,坐著練不如站著練,站著練不如走著練」,練拳要從行進中體驗「靜」,即是由動中求靜;因有動,氣血方得求其順暢,氣血順暢後才能達到心境的平和,此為習武之正途。

在掌法中有「推探撐按」,其中「探」是虛招,藉此誘導出敵人的本能動作,使其動作落空,再攻擊其空虛所在,即所謂「引進落空」。

「丹田」一詞,自古而在,但它到底何在?其實只是人們由意念產生的名詞。以實際的內臟來比喻,可說丹田之位,即在大腸、小腸之處。「丹」是須修煉而得,「田」是一塊可修煉的空間。大腸、小腸處最安定,當意念想到心、肝、肺等處時,該內臟都會有反應(動得更快),甚至意念到某部肌肉,肌肉也會跳動,只有大、小腸最為安定,意念貫注於此,身體才能隨之安定下來,所謂氣存丹田,就是讓全身靜下來的最有效方法。又所謂「以意導氣」,這氣可將之運(導)、養(存養於丹田),但無法練,練則會攪動,練氣只會將其擾亂。

練拳要精進,當摒除雜念,若雜念已生,則須以極大的恆心將其轉移、導引之。平時就要培養心神專一的意念,如黃口小兒,他們何以精力充沛,就是因為心無雜念,想到嬉戲,便一心一意的玩樂;想到睡覺,就無牽無掛的睡覺,做一事不為他事所干擾,這就是最自然的心情,所以他們由於心思清爽順暢,隨之身體功能也不受束縛,全身都是鬆軟的,活動時也能自然的活動,就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。思緒單一純淨,反成為我輩該回頭追求的了。

每一種拳都有它的格調(風格)。八極沉猛,重在「威」;劈掛輕靈,重在「暢」;八卦圓轉,重在「活」。我們練各種拳都該將其風格表現出來,更可藉此改變自己的格調。由於每個人的性格都不見得完善,而藉由一種完整風格的拳法演練,正可修正本身不美之處。若打某種拳始終打成自己的格調,喪失了拳的風格,就只會使拳變得怪異。

練八極的四字真言有助於調息:哼、哈、噫、呀。哼在鼻,用在蓄氣,受攻擊時可護體;哈在丹田,用在發勁,攻擊時可將內勁爆發出;噫在齒,用在怯敵前的蓄勁;呀在全身血脈,用在驅敵時的震撼,發之於拳可一貫到底,將勁道發至極致。

所謂「內練一口氣,外練筋骨皮」。這「氣」即是氣血,當使氣順、血清,以致腦靈;外練的筋骨皮肉,當使皮膚愈光滑,肌肉有彈性,筋要軔而骨要硬。以此理念用於作人處世亦通;表面要細膩光滑,遇事原則要有彈性,個性脾氣要堅韌不屈,本性要耿介守中。做事求其順暢自然,意念保持清澈不蕪,思緒方能靈活無礙。

教學科目中有生化課(生物、化學)。生物即順應自然之性而生成萬物;化學是以人工之法使物質融合而化成新物。應用於拳理,則是順應自然之態,在靜的情況中才能生,可養吾內勁。若以人為之法表現姿態或勁道,即在動的過程中使內勁化為外力,雖得變化愈出,但這實是內勁的消耗。只要懂得調適,即在完全的運動後得到完全的休息,使氣血滋潤全身內腑,剛柔相濟,才能達到「內練一口氣,外練筋骨皮」的功效。

我們求學即使到大學畢業,所學的知識都只是一個基礎,要在社會上運用所學,唯有廣泛的吸取各方面的經驗,才能將基礎知識充實到能用的程度。凡事按部就班的學一樣東西,才有穩定的進步;如寫毛筆,應當從楷書開始練習,進而行書,再習草書,這樣的草書才會有風格。若不練楷、行,拿起筆來就要寫草書,那就真是潦草之書。

所謂「以意導氣,以氣導力」,確實不錯。意念可控制氣血、神經、肌肉,要使這些器官隨意而動,又要動得順暢,唯有在鬆靜的前提下,但不僅有靜就能靈動;靜之上,意還要能定、能純,不心猿意馬,才可令身心了無罣礙。

外門功夫練到一個階段後,就得同時「內修外練」,內修就是修氣血,走靜、走陰、回歸自然。也就是修先天之氣。練拳能練到有「陰」的味道,一方面更為柔美,另一方面也是更為狠毒。

習武步驟─初學練力,再而練氣(氣與力配合為勁),最終練意。已達到此程度了,要用出來時,則是先有意,然後引發氣,再產生力而發出一擊。

所謂「練精化氣,練氣化神,練神還虛」其實並不玄。以內臟來說:精是腎、氣是肺、神是腦;以質量來說:腎生熱、肺生力、腦生光。人吸入的氣,由前方下沉到丹田,將清的保留,濁的排出。人吃進的營養品,變化成血,由心臟送至各器官,與丹田中的清氣混和,這股純清氣血,再從脊背往上送達腦部,供其滋養,這便形成一種自然的循環。而練武者要修煉的是清純空虛的意念,使得體內氣血得以順應自然的提供各部位滋養,以合於前述三句之道,使人紅光滿面、精力旺盛、行動靈敏。若思緒紛雜,氣血無從自然運行,精無法化為氣血以儲積體內,過多則勢必排出,造成精的喪失。而且還會使氣血逆行而頭昏腦脹、生氣,造成無謂的負擔和浪費。故根本之道是要從練意念的「虛」來主導精氣神。

練八極拳未達程度,血氣太旺盛,晚上會睡不著,要超越這一層,還要注意到修養。中國的武術講力、氣、意、靈,力在下盤,氣在胸部,意在腦部。氣要沉到丹田才能用,而意要正,氣和力才得正,主導意的好壞是靈,意若乾淨,氣和力便是正道;若意是髒的,就使氣和力成了邪魔歪道。所以我們要修的就是靈和意。以意導氣,以氣導力,力即是行,是可見的;而意、氣則不可見。

氣只能運、養,無法「練」,應順著它走就是好的。它始終在身上運轉,與外界一直交流著,會將好的留下、壞的排出,均純順自然而行。自然之氣是往上走,而練功的人要把氣下沉到丹田,才能用,這就是運,再經由五臟的擠合而發。要使氣血四方遊走,先放鬆肩,隨之胸含背拔,脊椎便得通暢,若太刻意用力(緊張),就會受到滯礙。

八極拳的十字勁是橫抗八極;震腳是上衝,即是直通上、中、下盤,為直度三才。六大開練的是精氣神,精是腎、氣是肺、神是腦,要由動態的訓練,使其往上走,這是後天的修為;而先天的神氣精,是要在靜態之中,使其往下走。

人的丹田有如颱風眼,丹田是最安定的。力由丹田旋轉而出,傳達至脊背,就成為最強大的颱風(勁)。以收肛之法提會陰,提睪丸,如此湧泉穴便隨之上提,腳心一空,五趾即為抓地面,而體內氣又運之,使下沉丹田,上下擠壓,勁即由丹田蓄足而發。

拳術的類型有三個層次,可用人的三個年齡層比喻:有的拳像娃娃,看來活潑、天真,整天蹦蹦跳跳,但缺乏內涵,如螳螂拳;有的拳像爸爸,除了活潑外,還多了份成熟和大方,如八卦拳;有的拳如爺爺,深沉、穩重,而且內涵豐富,像八極拳,就如同拳術中的爺爺,無所不包。

所謂雙重,是兩腳步幅超出應有的尺度,使得行動變得呆滯;基本上兩足應經常保持一膝之距,使重心不超過身體寬度,如此要換步、起腳都能靈活,就不會有雙重的毛病。看書要多看原典,對自己才有正面的幫助,許多經過後人詮釋的書,難免有所偏頗,容易誤導學者;否則自己一定要有正確的觀念,才不會讓五花八門的拳書攪得無所適從。

我們練拳往往把握不住專一的精神,不專注就無法深入;像球類運動,全場人都注意到那一顆球,這樣才玩得下去。我們要找出練拳該專注到什麼地方。

回前端

【生活篇】

*一個成功的人,一定是善用時間的人。我們一天工作八小時,休息(含睡眠)八小時,另外的八小時,往往在一些無意義的事情中浪費掉。若能善用這八小時,不會渾渾噩噩,必然有超出別人的成就。

*練武的人要在任何情況保持平靜的心情,這是需要經過長時期的修煉;給予別人的感覺要是─看上去很厲害,卻表現得溫文儒雅。在發生衝突的場合,看到挨揍的人都是那些嗓門喊得特別高的人!要打人就一定要有冷靜的頭腦,一動氣腦筋一亂,就已經輸了一半了;所以保持冷靜是比考慮如何用招等等是必要得多了。

*成仙成佛並不難。仙者,逍遙自在;佛者,普渡眾生。要在生活中追尋體會此等意境。

*運動後,身上有臭汗並非不好;身上臭,腦子才乾淨。「腳要臭、皮要厚」的人才健康。

*修養;所謂修身養性,修是動,養是靜;身體要鍛鍊、心性要陶冶。而修和養,都應有正確的方法,才能走上正途。如一幅盆景,若不得正確的修剪方法,不但不會美觀,還可能因而枯死!當動則動、當靜則靜,動靜合宜。經驗比知識重要,有人雖活了七、八十歲,經過了許多事情,但若缺乏經驗,還是渾人一個。

*將習武、生活與大自然結合。如人在睡覺時的姿態,可效法四足動物翻滾,如此最易消除疲勞;休息的姿勢可如猿猴的雙手托腮,即八卦掌中的「白猿獻果」,如此含胸拔臂,最利於氣血暢行;又如練拳時的氣要鼓充內腑,當如皮球一般,使全身成圓,有保護之效。

*我們人當培養開闊的氣勢和氣質,認為天地萬物皆為我所用,要能吸收適合自己的東西。養成既能包容、又能選擇的能力,先求眼光和心胸的豁達。

*功力如何解釋?「功」是經驗的培養加上拿捏的尺度;「力」則是一種表現。以煮飯為例,假設有十個人要吃飯,該用多少米、放多少水、用多大火,而且煮出來的飯可口適中,剛好夠十個人吃,就是有很好的功力。總之要將一件事情做得恰到好處,表現的圓滿就是功力。拳術上也是一樣,要能表現出力與美,不是一味的打出力量,這樣就只有力而沒有功了。

*師爺腳上穿的那雙休閒鞋,已經穿了二十年,因為舒服,也最常穿,包括教拳、出國都是穿著這雙鞋,倒是鞋帶已經換了好幾副。(我留意到鞋底紋路磨耗的痕跡,非但不多而且很平均,令我欽佩不已。這就是修為到家的武術家,走路落步都勻稱平穩,這般功力確是我輩學子嚮往的。)

*練拳要注意手眼身步法,做事一樣要注意這幾項。在一個團體中,眼睛要亮,對於工作性質、人事制度、同事長官等的來龍去脈,要認識清楚;對做事的方法態度,也要講求技巧;如果能做到在別人眼中,是個不錯的人、但也不好惹的,那就對了。自己有才能要懂得藏,到要用的時候卻能高人一等,這就需要智慧和歷練了。

*中國大多詞句都由兩個字組成,而且含意頗深。如「冷靜」,以自然而論,氣候一冷,大地都變得寧靜,所以練拳的人頭腦要冷,心情才會靜下來。又如「熱鬧」,天一熱,萬物即容易浮躁,就顯得鬧哄哄的;人也是一樣,熱了會使人浮躁,心情亦難平靜。

*講一個輕鬆話題;戀愛三部曲─第一段「我想看她,我怕看她,我偷看她」;第二段「朋友叫我往東,她要我往西,我就往西」;第三段「愛人結婚了,丈夫不是我,我抽菸!」

*戒煙口訣─在家不買,出門不帶,有煙就抽,沒煙就戒!

*寫毛筆字練書法如同練拳,要先把根基紮好,才能起變化。執筆法就如握刀槍劍棍一般,而無名指的操控有很大影響。落筆寫字手腕要平、手心要空。寫小字抓筆可抓實些。初習毛筆不要換帖,一種字練穩了,能變化了,再換別的字體臨摹。練拳之理亦同。

*五、六歲的小孩子,呼吸法最正確、自然。成人呼吸不自然是因為受了刺激,或因心理、生理(內臟)出了問題所致。

*若遇有玄怪之事,一定要查看清楚,才不會以訛傳訛,事實上許多怪事的產生,都是自己心理作祟,若有充份的膽識,就不容易被一些假象欺蒙(如『見鬼』一事)。

*在人的一生中,不同的階段會有許多不同的同學、同事,但這許多人不等於都是好朋友,因為這些人是環境促成的。而真正的朋友是在於相互之間的心靈、思想、經驗是否能夠交流而定。假設在某時期有一位能夠促膝長談的夥伴,多年之後重逢,以往長談之情景不再,就是有一方落伍了。我們自己要不斷的充實,而交朋友也該多交些比自己更優秀的人,對自己才有助益;如果週遭都是些不入流的角色,那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出息。

*我們這輩二、三十歲的年輕人,在現今社會做事,可說沒有人會指責我們的缺點,糾正我們的錯誤,只會當面奉承,讓自己聽了發暈,有毛病還不自知。就算別人感受到我們的毛病,大不了避開,也懶得觸霉頭、費精神、管他死活。所以我們必須有自我警惕之心,不可聽到幾句好聽話便志得意滿,否則難有所成。現在尚有師爺經常告誡我們一些事情,是應該珍惜的機緣、福氣。

*在這個民主時代,想要進步,該注重的是合作,重視民眾的力量才行,單打獨鬥是不行的。處理事情絕對不能耍個性,不然人家根本不理你,得不到別人力量的幫助,是成功不了的。

*說話是一門很大的學問,古人說:『一言興邦,一言喪邦。』就是提醒我們說話的重要。北方人有句俗話:『話如攔路虎』,是說一句厲害的話,有如攔路老虎般兇猛。

*西洋運動大都無法使生理最佳狀況持續到中老年,是因為那些都是動態的訓練身體或手腳,這和國術以靜態站樁的鍛鍊不一樣。我們在定式中可以練到膝蓋、腰部發燙,使骨骼抗力增強,使氣血完全的運行,不但練到了,也養到了。這比起強迫刺激生理的西洋運動,當然有很大的不同。

回前端

【師爺墨寶摘錄】

◎拳法之妙,全在運勁。其要盡於剛柔並用也。剛中無柔,則無豪放之勢;柔中無剛,則無雄壯之神。

◎鬆靜乃養生之妙訣也。

◎一個人走出來的路徑很窄,多人並行而過的才會寬廣。

◎飲食起居有節制,視聽言行要合禮。

◎千錘百鍊成良鋼,困苦折磨成良材。

◎練拳要找『明』師,不是『名』師。

◎放懷於天地之外,得氣在山水之間。

◎武從疑處反成悟,術到精時自有神。

◎止於至善,觀於無窮。

◎運勁先求鬆靜,鬆則靈,靈可氣血暢通,靜則凝,凝才發勁完整,故鬆靜是練拳之要訣也。

◎佛家調氣以悟空,道家鍊氣以歸真,儒家養氣以為聖,此皆靜之功效也,如能守得靜,八極拳則入道矣。

◎直度三才,橫抗八極,時分五行,順逆六合。

◎真工夫要從根作起,妙手法是由苦練而來。

◎劍者道也,道無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。

◎定於心,堅於志,明於情,達於理,中真有主,不為淆亂所惑也。

◎有感而動,有動而靜,動靜互存,法陰陽而象天地,此三才立矣。

◎養其神而後凝,安其心而後動,蓄其精而後化,固其氣而後靈。

◎養自然之德,充浩然之氣而養之,有素者應乎愛,無堅弗披,無隙弗入矣。

回前端

師爺墨寶(點選放大)